神秘的交易席位:A股2016最赚钱机会是如何来的

  继年初“熔断”之后,A股市场再次以单边下跌行情为2016年画上一个句号。不过,尽管过去的200多个交易日上证指数累计跌幅超过10%,但看似低迷的行情背后却隐藏着一种极其赚钱的结构性机会。

  界面新闻记者粗略统计,剔除新股挂牌上市时连续涨停的因素,沪深A股市场在过去一年中累计出现超过230个股/次的短线井喷行情,短期个股的累计涨幅高达30%-110%之间。频次之高、涨幅之大,非常惊人。

  12月26日,上证指数延续前一个交易日的颓势,早盘大幅跳空低开并快速杀跌,不到10:00就创出近期调整新低,跌幅超过1%,而在恐慌情绪的快速蔓延之下大批个股纷纷跌停。

  但正处于补跌的强势股柘中股份(002346.SZ)在大幅低开直奔跌停不到10分钟,就迅速被神秘资金撬开跌停板,并在持续大单扫货后短短十几分钟就直线%。尽管盘中一度大幅跳水,但柘中股份最终还是牢牢封死涨停,甚至在接下来的两个交易日继续逼近涨停。短短三个交易日内,柘中股份累计振幅高达45.58%,换手率高达262.4%。

  需要强调的是,这并非柘中股份首次有如此诡异的表现。在没有任何利好刺激的情况下,12月中旬刚刚上演了一次7个交易日累计振幅超过50%的快速拉升行情。更早之前的11月10日-11月23日期间,柘中股份更是创下了7个交易日内累计振幅接近80%的井喷行情。

  一位长期追踪该类机会的职业投资人分析指出,短线井喷个股不外乎两个基本特征:其一、剔除不会参与二级市场短线炒作的前十大股东后,实际流通市值相对特别小,一般在十几亿到三十多亿;其二、集中买卖的资金金额较大且具有一定的联动性,不排除存在利用资金优势影响股价等。

  以柘中股份为例,尽管公司总股本高达4.42亿股,但目前流通股不足8000万股。即便短期内经历了三次井喷式炒作,累计涨幅接近翻倍,目前流通市值也仅仅26亿元左右。如果进一步剔除控股股东上海康峰投资所持有的流通股份,实际流通市值更是只有20亿出头。

  上峰水泥的情况基本一致。尽管公司总股本高达8.14亿股,总市值也已经超过100亿元,但前十大股东累计持股比例就接近78%,实际流通在外的筹码市值也只有不到30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除了上述实际流通市值普遍较小等共性,龙虎榜数据确实能够证实短线井喷个股背后的交易席位存在高度一致的关联性。

  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过去近一年时间内,以242个交易日为区间统计,龙虎榜成交金额高于12亿元的交易席位超过300家,高于24.2亿元的交易席位超过136家。进入前100名的门槛是33亿元,还有十几家席位累计金额超过100亿元。

  也就是说,这些交易席位平均每个交易日至少有超过500万元进入个股买卖金额前五名——这并不包括每个交易日没有达到龙虎榜披露标准的交易金额。

  同期,按照进入龙虎榜频率来看的线家交易席位上榜次数达到242次,即平均每个交易日都曾进入个股买卖金额前五名。频率最高的前几名交易席位平均每个交易日至少同时出现3次。

  值得注意的是,在众多排名靠前的交易席位中,出现了一大批陌生的面孔,风头完全盖掉了大家所熟知的那些私募、游资所扎堆的“大本营”。

  其中,国金证券上海金碧路营业部、申万宏源深圳金田路营业部、浙商证券临安万马路营业部、财通证券温岭东辉北路、长城证券仙桃钱沟路营业部、海通证券上海共和新路营业部和广发证券泉州涂门街营业部等一大批冷门偏僻的交易席位频频上榜,活跃度甚至远远超过了很多老牌私募、游资交易席位。

  围绕这批陌生面孔的交易记录展开调查,界面新闻记者似乎发现了更多的信息。在频频上榜的交易席位背后,还有一大批阶段性操作具备高度协同性的其他交易席位逐渐浮出水面。

  以浙商证券临安万马路营业部来说,该交易席位过去近一年内累计上榜344次,上榜的交易总金额高达69.50亿元,平均上榜交易额2020万元,处于同期全国所有交易席位的前列。

  在与浙商证券临安万马路营业部存在协同性的众多交易席位中,曾经同时巨额买入武昌鱼等“妖股”的招商证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营业部引起了界面新闻记者的注意。

  而进一步抽丝剥茧则发现,柘中股份、上峰水泥、河北宣工、三钢闽光、绵石投资、甘肃电投、煌上煌、溢多利、福建金森、武昌鱼、宝塔实业和南京港等一大批短线无端井喷式暴涨的个股背后恰恰都是与此相关的多家席位之间的频繁协同操作,巨额资金联手推动下一大批个股渐次出现暴涨暴跌行情。

  对此,西南地区一位私募人士认为,这些交易席位看似分布在全国各地,但不排除存在刻意安排,进而避免操纵市场的嫌疑。但无论如何,从资金操作手法与席位之间的协同性来看,对相关个股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至于是否构成操纵则是见仁见智。

  上述人士进一步指出,那些短期暴涨暴跌的个股都有一个共同特征——换手率异常放大。在启动上涨前,没有任何征兆,股价长期处于缩量窄幅震荡,日成交额普遍只有几千万,但启动后换手率陡增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成交金额高达几亿,实际流通筹码几乎每天都有超过50%的换手。

  界面新闻记者简单梳理统计后发现,上峰水泥、柘中股份和熊猫金控等短期井喷式暴涨的个股确实基本符合这一特征。而龙虎榜数据也佐证了被操纵的嫌疑,暴涨期间仅仅买入前五名席位的累计金额就占全天成交总金额的50%甚至80%,而暴跌期间仅仅卖出前五名席位的累计金额也是高度集中且占比畸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律师表示,证券法第七十七条明确规定,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结合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相当部分的股票短期内快速暴涨暴跌都存在被操纵的嫌疑。

  但是,上述律师进一步指出,由于目前国内证券法对操纵市场行为的认定并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因此在日常监管工作中存在较大的难度和争议。当然,包括沪深交易所在内的监管机构正在加大对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在大批个股短期井喷式暴涨过程中,部分个股因涨幅较大而被临时停牌核查。

  同时,定期披露的数据也显示,沪深交易所平均每周有数十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被调查,采取调阅证券账户资料、电话警示、出具限制交易函甚至向证监会上报涉嫌违法违规案件线索等监管措施。